文化活动趣谈三清三清山道教文物古迹民俗风情名人名言神话传说游记攻略三清山生物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三清山文化>> 游记攻略

云雾三清的秋天音画

在金沙索道起点,仰望三清山,群峰耸翠,浓雾连天,令人浮想联翩……

缆车飞离稻谷飘香、芦花放白的谷底,穿过款款相依、心手相连的峰隙,节节升至高坡,这座江南名岳渐渐向游客揭开神秘的面纱。

栈道如虹,高悬在群山之间,流线型护栏随峰回路转,不时显现曼妙身段。旅行团步入南清园景区,行走一程后,云雾升腾,山峦隐没,转瞬间天地苍茫,松石难辨,行人如进幻境。此时此刻,唯有平坦的栈道,给人踏实之感。抚摸溜圆的栏杆,呼吸清凉的空气,我仿佛信步天庭。此栈道规划半年,施工半年,一年余竣工,为中外游客纵览三清山世界自然遗产提供了便利设施,因此跻身全国样板。周筱松导游披露此讯时,我感到昔年造出悬空寺的中国人民,新时代又铸崖壁工程精品。

笔者曾在一个春日行此栈道,山上天气瞬息万变,眼看雨点生自各树,霎时汇成一个雨网。蒙蒙山雨落在伞上,“吧嗒”、“吧嗒”,像雨打芭蕉,清脆入耳,浓浓白雾弥漫林间,数米之外不见人影,前行有路,拍照无景,因此,走了几公里,到了五指峰,就不再前往。五指峰上,杜鹃花多处盛开,鲜艳夺目,成为那次旅游唯一可望景点。然而,由于绿叶掩饰,雨雾遮盖,其花容玉貌并没有看清。而今,萧瑟秋风伴我重登此山,已然雨点不再,但若浓雾不褪,三清美景仍无从领略。

明媚的阳光没有盼来,乳白的浓雾忽然褪去。墨绿的松树集聚成林,蔚然于栈道上下,成为景区最壮观的植物群落。松林的颜色使人忘了“时维九月,序属三秋”。一路前行,松树或从高崖上横空出世,或在山顶处昂首天外,或自丛莽间脱颖而出,或在栈道里砥柱中流,都显英姿勃发。蓦然回首,山麓丛林向上延伸,每升一处就托起一棵青松,几棵青松间隔有度,遥遥相望,在远处山坡上茫茫白雾的映衬下,或主干亭亭玉立,或枝叶旁逸斜出,或树梢浓密若云,使人遐思绵绵。猛然间,一簇乌云惊现天空,凝重得像要下坠,定睛一看,它原是深绿如墨、郁秀似丛的松枝松针。在它的下方,多处青松伸展枝叶,汇聚拢来,像千军万马前来集结,聆听将令,又像远方游子回归家园,仰望高堂。莫道青山多冷峻,“一枝一叶总关情”。植物也有组织,也有情义,或聚集而共生,或分处却照应。人类应增进对植物的认识,提升对植物的尊重,学习植物风雨同山、和衷共济的精神,密切合作,共享资源,加快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并同构生态文明,共谋社会和谐,敦促睦邻友好,维护世界和平,永葆地球美妙之青春。

峡谷曲曲折折,伸向远方。远方云山渺茫,近处坡岭葱翠。虽已深秋,山气凝重,各种树木仍在茂盛生长,似波涛漫涌峰巅,如瀑布倾注谷底,覆盖群山众壑,催生近雾远云。凛霜打压,其主干依然茁壮;寒气萧森,其枝叶依然蓬勃。兰树绽出光滑的绿叶,枫叶铺开烂漫的赤霞,灌木丛分枝通透秋风,馒头石连理崛起蒿莱。万山丛中,最醒目的是青松:或英挺超迈,枝条若垂天之云,或屈曲盘旋,松针如映日之花,或参差错落,主干像守山之兵,或缠绵悱恻,树梢似倾情之侣,都别具风采。松针多呈墨绿,少数则呈葱绿,显示秋霜的不同效应,或在延伸的枝条展示瑰丽,或在挺秀的树梢释放磅礴,熠熠生辉,独领风骚,堪称三清山魂。三清山植被繁茂,满目葱茏,云雾弥漫,遍山朦胧,内因土壤保肥,花岗岩矿物成分多,外因邻近东海,易接太平洋暖湿气息,并得益于国家生态建设、世界自然遗产保护。栈道中间,时常挺立一、两棵青松,供给游客可触摸景观。面壁一侧,松枝不留,通行无碍,匠心自显;邻崖一侧,枝繁叶茂,层层叠叠,清秀可人。当我凝视栈道中间松树,脑海浮现劲歌劲舞的景象:独舞潇洒,双人舞整齐,征衣在秋风中飞扬,激情在峰峦上澎湃……

秋日登临三清山,飞瀑鸣泉依然现。一道发自高麓的瀑布,似雪耀眼,流经石缝,时分时合,潺潺而下。一处瀑布如一丝银线,挂在石块砌成墙面的前方,过半处遇到微凸的石块,溅出伞状飞流,落入方正水泥池中,水泥池面映现水晶般的清流。透过一条崖壁间的缝隙,另见一帘瀑布贴着崖壁飞流直下,冲出沟底几处急湍。照片放大后,我才知道那帘崖壁飞瀑已成冰帘,那片沟底急湍已成雪晶。几处瀑布周围草木都抖擞精神,格外青翠:水汽浸润,枝叶纷披,山光辉映,叶绿如兰,在长满青苔的石墙上簇拥银练,在褐黄相间的崖壁上摇曳秋风。秋天是枯水期,山间雨水减少,经过夏天的蒸发,山体蕴含水量也已不多。因此,游客不能奢望这一季节青山飞瀑势大如洪,声震长空。像黄果树、德天那样气势磅礴、水量丰沛的大瀑布毕竟鲜少,如长白山、庐山那样高悬崖壁、层层跌落的长瀑布也为数不多,而且,它们也在秋天缩小规模,收敛声势。瀑布最隆盛之景,一定出现在夏季;瀑布最式微之象,一定出现在冬季。春瀑适中,秋瀑次之。季节决定瀑布规模,政策也影响瀑布水量。封山育林,涵养水源,有益瀑布壮其规模;乱砍滥伐,水土流失,有害瀑布保其水量。曹操诗云:“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说人如此,说山亦然。人类期望青山富氧洗肺,翠林悦目,瀑飞泉鸣,鸟语花香,就要精心养护它。青山给予人类高贵的母体,人类当以敬爱之情感恩回馈;青山施与人类宏大的宝库,人类当以节俭之德谨慎取用。

一到高山,遂入清凉世界,再登峰巅,空气愈发清冽。三清山的崖壁陡峭、唯美,或袒露、光滑,或葱茏、清秀,常年仙气氤氲,草木点缀其间。崖壁如削,头顶青天,足立幽谷,阳刚与阴柔兼具,壮丽与秀美并存,尽展这座江南名岳鲜明的性格特征和丰富的美学内涵。磴道似梯,辗转五指峰麓,当我攀登其上时,高高的崖壁飞出片片红艳,空谷幽兰掩映其间,飞雾流云缭绕其上,使我一时以为那是丛丛红花,但觉得深秋时节山花难开,就极目仰望,终于看清片片飞红,原是树树枫叶:

枫叶如花盛开,在万绿丛中绽放点点殷红;

枫叶如霞飞掠,在崇山峻岭璀璨片片天空;

枫叶如火燃烧,从霜冷深涧送来股股温热;

枫叶如日喷薄,从云遮雾罩透出浓浓曙色。

在崖壁飞红的召唤下,我一鼓作气,登上三清山最好观景台之一——禹皇顶(海拔1580米)。在这高可摩天之处,我原本期翼放眼四面江山,没有想到置身白雾茫茫。曾登无数名山之顶,俯瞰多少壮丽景色,即使在莽山之巅,山风强劲使我不敢直立,也摄得锦绣幽谷美景;即使在长白山上,寒风凛冽呛我眼泪直流,也拍到旖旎天池风光。因此,这时我略感失望,然而,忽见身边挺拔松树上一杆五星红旗,迎着山风猎猎飘扬,顿时喜从心生!山风大时,国旗“呼呼”、“呼呼”劲舞,舞出碧霄一束火红;山风转时,国旗“噼啪”、“噼啪”脆响,奏起山巅声声天籁,遂成三清新美音画。

有诗赞焉:

云雾凌峰栈道绕岩,青松挺秀明晖耀峦。

崖壁飞红枫叶流丹,磴道通顶赤旗漫巅。

作者简介

赖维斌,深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综合法规处调研员,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1962年12月生于福建龙岩,1984年7月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2018年3月开始创作。19篇散文已刊《工人日报》、中国散文网等4个媒体,被人民网、新浪网等117个媒体转载,并上今日头条。获颁《中国诗文书画家名作金榜集(2020年卷)》特等奖、《中国当代作家书画家名作典藏》特等奖、《建党100周年全国文艺家精品大系》特等金奖等15奖项。入编《“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作品选集》(2018年卷)(2019年卷)(2020年卷),《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精品集》(第六卷)(第七卷)(第八卷),2019年、2020年、2021年《中外诗歌散文精品集》,《“华语杯”国际华人文学大赛获奖作品精选》《当代文学百家》《“当代影响力”诗人作家文选》《“盛世中华杯”国际文学创作邀请赛作品精选》《中国作家文选》《当代前沿作家大典》《岁月之歌——全国青年作家优秀作品选》等19部书,由团结出版社、九州出版社等5家出版社出版。获授“中外诗歌散文领军人物”“二十一世纪作家”等15项荣誉称号。创作辞条被收入《中国当代杰出文艺家大辞典》。厦大人、《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经典文学网先后专题报道其文创成绩,称之为“隽永而又开阔的篇章”,“铭刻生活记录时代”,“创作力喷涌一发不可收拾”,“成为深圳文化事业蓬勃热潮中的一朵浪花”,“为深圳的散文写作大花圃点缀光彩”。


热线电话:0793-8118873 18079312866(微信同号) 
本站转载文字及图片收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处理。 

三清山四季看点

三清山酒店团购